關於部落格
這裡主要是放耽美創作跟商業廣告。。
鮮網專欄請查詢【倦鳥餘花】。。


  • 76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仙四】【霄河】寂離永劫

  他可不是嫌紫英悶才這麼想的,紫英從以前就不太愛說話,只是沒想到踏上修仙之途之後更加無聲無息,害得天河有好幾次都差點在屋外撞到他。   這一天清早,青巒峰靜得出奇,就連常常吵到人睡不著的鳥叫聲,也是稀稀疏疏的。   天河坐在床上,在聽到肚子發出抗議的聲音之時,忍不住撓了撓頭。明明昨天晚上夢璃才親自下廚做了一桌豐盛的晚餐慶祝大家團聚,怎麼一覺醒來,又餓到昏天黑地了。   下床喊了幾聲夢璃卻不見回應,大概是跑去哪裡玩了……夢璃是第一次來到青巒峰,想必看什麼都覺得新鮮吧?一想到這裡,天河便呵呵笑了起來。夢璃現在就跟他當初剛下山的時候一樣,連看到煙火都嘖嘖稱奇。紫英應該是還在劍塚,多半晌午過後才會出現,也就不急著找他了。   天河走到牆角揀了幾個捕獸夾揹在肩上,心想現在出去佈置幾個陷阱,等到下午紫英他們都回來之後,晚上就有烤野豬可吃了。   他邊想邊覺得興奮,出門之前舀了桶水澆了澆菱紗的墓碑。菱紗向來最愛乾淨,早上起來肯定也要洗把臉的。   剛失明的那段時間,他連走路都會跌倒。不過還好爹把他生得皮粗肉厚,多摔個幾次也就習慣了。後來紫英領他來回走了幾趟,過沒多久,從小木屋到山裡的路,他閉著眼睛都會走了。菱紗當時還笑他跟山裡的野豬沒兩樣,根本是聞著味道回家的。   至於樹屋,紫英是不讓去的,說什麼掉下去沒得救。然而天河總覺得紫英的擔心是多餘的,憑他手腳這般敏捷,就算掉下去也是抓得到老藤救命的,更何況紫英不是在修仙嗎?總不會見死不救吧?   哈哈…後面的事情自然是不要發生比較好。聽夢璃說紫英的頭髮都白了,希望不是這幾年被自己氣白的……   天河走進山裡,舔濕手指測了測風向,便開始安置捕獸夾。目不能視之後,他對野豬的行蹤更加瞭若指掌。應該是說,聽力跟嗅覺都遠比往常還要靈敏,以前菱紗老叫他小野人,或許他生來就註定幹這行也說不定。   做好陷阱之後,天河收拾了一下,突然想起紫英因為修仙的緣故不吃葷食,回程乾脆順道採些野菜回去加菜好了。   只見他沿路摸著樹幹上的記號,邊拉長耳朵確認溪流的方向,不會兒,便順利來到了溪畔。   溫暖的陽光灑在身上,讓他舒服地伸了個懶腰。正脫去鞋襪打算下去泡泡水的同時,溪畔突然飄來一股伽羅香。他吸了吸鼻子,這味道…他是熟識的。   雖然事情已經過去很久了,不過有些人卻是怎麼也忘不了。   不曉得為什麼,他突然覺得胸口有點悶痛。   天河深呼吸了口氣,索性坐在溪畔發獃。任由自己的倒影隨波搖曳,聚了又散,散了又聚。   「天河……」   天河愣愣回過頭去,自然是什麼東西也沒看見。他伸手在空中摸了摸,結果撲了個空,然而風中的伽羅香還在——   當他失望地垮下肩膀時,突然有隻手輕輕撫上髮頂,他嚇了一跳,身後之人卻出聲緩下他的躁動。   「是我…不認得了嗎?」   「大、大哥?」   來人沉默了好久,久到天河以為他離開了。   見四周毫無動靜,天河試圖又喚了一聲,才聽見他淡淡笑道:   「原來你還記得大哥…好…好……」   天河聞言喜出望外,當下一躍而起。「大哥來青巒峰怎麼也不告訴我一聲?」   「這會兒不就告訴你了。」   「說的也是。」天河撓撓頭,不禁有點難為情。   玄霄一逕望著他的臉,又不說話了。   「大哥、大哥你還在嗎?」   「嗯。」   「大哥你身體不舒服嗎?今天怎麼這麼安靜……」   「天河…你的眼睛……」玄霄禁不住皺起眉頭,雖然當初告誡過他以凡人之軀承受神器的威力,定會付出代價,萬沒想到,奪去的竟會是他一生的光明。   這孩子是如此善良又純真,神界所制定天條戒律真的有被公平執行嗎?   儘管玄霄的口氣不對勁,天河仍然只是一笑置之。   「眼睛看不見了,不過已經不礙事了!野豬還是照打不誤!晚上大哥也留下來一起吃飯吧!紫英跟夢璃看到你肯定會很開心的。」   「……」天河的樂天讓玄霄再度陷入了沉默,打從他被九天玄女沉入東海漩渦之後至今百年已過,本以為人事已非,但在世上,卻還有一個人記得他玄霄。   被遺忘是件再輕易不過的事,可是這孩子…總是跟其他人不一樣,所以他才對他特別,對他託付了對自己而言最珍貴的信任。   「大哥?」   回頭看見天河一臉倉皇,玄霄及時停下了腳步。該變的都變了,唯一不變的如今還在原地癡癡等候。回想起過去那張曾經受傷的臉龐,他還能夠用什麼方式來彌補?   「天河,我在這裡。」   天河循聲走來,玄霄伸出手去,主動搭上他探過來的手。   「大哥不走了?」   握住自己的手微微發汗,玄霄望著雙眼輕閉的天河,忍不住歎了口氣。   「不走了。」   「以後都會一直在一起嗎?」   「嗯…大哥答應你,我們會一直在一起。」   「就這麼說定了!大哥去哪兒,我就去哪兒。」   天河笑了,毫無心機的笑容,彷彿當年替他找來光紀寒圖之時那樣的純真。   玄霄淺淺揚起唇角,低頭替天河拂去了肩上的落葉。      ※      「夢璃…夢璃妳沒事吧?」   驀然回神,卻見紫英怔於一旁,夢璃連忙拭去眼淚。   「怎麼了?」   「沒事…被風吹進了沙子而已。」   紫英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淡淡說道:「有些事知道得太多,徒增傷心,何必呢?」   夢璃沒有回應,只是逕自別過頭去。   「既然你來了,我們一塊進去找天河吧?」夢璃故作無事微微一笑,眼眶卻還有些泛紅。這一切看在紫英眼裡,也只能夠化作一聲輕歎。   紫英卸下背後的劍匣,尾隨夢璃一道進了小木屋。此時,被置於屋外的劍匣,正因為感應到適才的妖氣而微微蠢動。                  任性註:傳說「夢貘」一族,以夢為食,也能夠重現吞食的夢境。       而柳夢璃貴為幻暝界之主,更擁有窺視‧織夢之異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