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主要是放耽美創作跟商業廣告。。
鮮網專欄請查詢【倦鳥餘花】。。


  • 76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創作] 富士山下

他望著空白的螢幕默默喝了口咖啡,當無糖卻已經冷卻的黑色液體滑入喉嚨之後,向來麻木的舌頭在一片寧靜中復甦了他對苦澀的味覺。
  
過去,他其實是不喝黑咖啡的,過去,也不過就是十年前的事情而已,十年,說長不長,說短,卻也不是輕易過得去的天氣。那一天怎麼去了?不就跟現在一樣滴滴答答下著令人倍感煩躁的夜雨嗎?
  
他是個專職作家。
  
這年頭要窩在家裡等錢跳入口袋,也是得夠本事才行,不錯,他寫的,總是排行榜上暢銷的小說。
  
忘了是誰說過小說是不值一讀的垃圾,它是一部分逃避現實的人為了伸張自我意識因而強行對讀者進行洗腦的一種催眠劑。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他回頭翻了翻櫃上那些已經出版的作品,然後不知道為什麼,他居然看了幾頁便再也讀不下去。
  
他筆下的主角無論男女,儘管過程再艱辛最後一定能夠攜手走下去,老梗歸老梗,但是非常受到市場歡迎,再加上有編輯的大力護航,到最後他的價值觀似乎也對生活低了頭,就是說啊!日子都已經如此乏善可陳了,沒有必要連休閒都搞得自己痛不欲生吧?
  
於是他不斷虛構情節不斷出版,沒想過心力交瘁的一天,畢竟埋葬了真實情感的故事,根本沒有心這種東西,也因此他的寂寞,從未被世人所裡解。
  
一年又一年,他漸漸知道了很多事都可以不用去在乎,在預知了終點的那一刻起,再多的心情也無事無補,即使懷抱再溫暖,永遠都敵不過現實的力量,年少的輕狂終歸只是一時的迷惘,既然可以牽手,自然也可以再鬆開,只要一個決定,其實並沒有想像中難。
  
他看著滑鼠跳躍的空白頁,慢慢將游標移到IE的圖示上,點開之後,他敲了幾個字。
  
迅速跳出的頁面有好幾個出現了關鍵字的網址,他隨便點了一個,忽然閃入眼簾的,是絢麗的夜景,眼熟的景緻讓他腦中湧起了不太願意去回憶的畫面,然而在關掉之後,那座在黑夜中獨自發光的鐵塔,依然在他的眼前散發著熱度。
  
他曾經用「浪漫」形容來當時的悸動,爾今那份感覺對他而言卻已經成為奢侈的多情。奢侈這兩個字的確是講得很貼切,當年兩個窮學生也不曉得是打哪兒來的興致,扣掉生活費之後靠著打工好不容易存下的幾萬塊,就這樣被他們拿到日本去自助旅行了。
  
對日本這個國家一無所知的倆人也跟尋常的觀光客一樣買了本指南,然後在網路上訂了飯店,下訂之前還再度確認了一定要是有VIEW的房間才行。
  
大概是因為先前一起看了那齣電影,黑木瞳趴臥在床上凝望著鐵塔的表情過於淒美,以致於燃起了他們朝聖的憧憬,現在回想起來,其實真正讓人感到心痛的,是同樣見不得光也得不到善終的那段戀情吧?
  
在東京過了豪華的一夜之後,他們沿線流浪,儘管置身海外,他們也只是各自背著各自的行李並肩走在一起而已,他們之間的距離跟在自己國家的時候並沒有兩樣。
  
離開都市來到鄉間之時他們不時遇到下雪的天氣,要說是運氣好的話,算是可以過足賞雪玩雪的癮頭,可是倆個人在狠狠凍了幾天之後,突然有種這一輩子都再也不要挑冬天跑來日本的念頭。確實,這一生他們真的只去了一次,唯一的一次。
  
在離開日本之前,他們最後一站去了富士山,富士山是盛名遠播的聖潔之山,光是遠遠望見就足以感受到它那清爽凜冽的氣息,尤其是在放晴的晴空之下,放眼望去只見靄靄白雪縈繞著山頭,那一眼的美麗著實教人永世難忘。
  
那時候不只他,就連另一個人也發出了讚歎,「總覺得光是站在山腳下便覺得自己被淨化了呢!」對方笑著說,他微微揚起唇角,突然覺得喉嚨有點硬硬的。
  
「要上去嗎?」他抄前一步回頭看著他問道,他沉默了好久,久到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這麼一個簡單的問題他會答不出來。
  
「要走多久才會到山頂呢?」他的答非所問讓對方噙起了一個玩味的微笑。
  
「你是不想回去了嗎?」他又問,那口氣聽起來像是開玩笑可眼神又帶著幾分認真。
  
他面向著富士山兩眼看著他,忽然覺得山頭的遙遠並不是他所能夠測量出來的距離,蹉跎了幾天可以攻克的目標,不過是存在於現實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走吧?隨便走走也好。」沒理會他的失神,他順勢拉住了他的手輕輕握上,手掌的熱度一同潛入大衣的口袋之時,溫暖得讓他忘了抽回。
  
唰——
  
窗外的雨忽然滂沱了起來,他趕忙起身拉上窗簾,回頭卻發現螢幕依然停留在同一個畫面。
  
忘了當時為什麼要牽手,也忘了當時為什麼要放手,事隔多年以後唯一還被記住的,是那晚朦朧的燈景,是那晴空下的雪山,以及凜冬之中那十指交扣的溫柔。
  
不復追憶的他絕不強求,不強求卻也不表示他願意委屈自己,如今他年過三十,未婚,是標準的黃金單身漢,他寫書,可從不描述自己的故事,專屬於他的浪漫,早在十年前便已經揮霍殆盡。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