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主要是放耽美創作跟商業廣告。。
鮮網專欄請查詢【倦鳥餘花】。。


  • 76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心中有鬼 02

從站前廣場離開後男人拉他去了啤酒屋,結果在酒促小姐殷勤的推銷下,他們都還沒吃什麼東西就已經喝掉了兩手啤酒。
 
後來,熱炒海鮮什麼的陸續上了,那個男人可能為了幫可愛甜美的酒促小姐衝業績又叫了兩手擺在桌上,所以——所以——所以從那之後的事……

不知道為什麼他居然統統想不起來了。

他越想越煩躁,一頭短髮耙得亂七八糟,忽然計程車在路邊停下,低著頭的他沒留意到,還是司機拍了幾下椅背才喚起他的注意。

「少年欸,你是不是要到XX街?已經到了喔!」

「啊、好,那我在這邊下……」延續一大清早的震撼,蘇向槐依然心不在焉,只是他前腳才跨出車門,司機已經鑽出駕駛座追到他面前。

「少年欸,車錢還沒給!」

「啊、歹勢歹勢,請問多少錢?」當他為自己的失態羞愧到滿臉通紅,急忙從長褲口袋掏出皮夾付帳時,東摸西摸竟都空空如也,皮、皮夾呢?

「少年欸,在台北市你也敢坐霸王車喔!」見他神情不對,司機的臉色也跟著難看起來。

「沒有啦!是我的皮夾不見了,可以你請在這裡等一下嗎?我家就在附近,我回去拿錢……」

「我怎麼知道你跑掉之後還會不會回來?不然你押個證件,我就相信你。」

「證件…證件好像也都放在皮夾裡面……」

「你拿我當笨蛋嗎?我怎會這麼衰小載到你這款人客……」發現他聲音越來越小而且連一塊錢都掏不出來之後,司機忍不住當街斥責他起來。

蘇向槐頻頻道歉,腰是越彎越低,正當他低得幾乎碰上膝蓋時,忽然有隻手將他拉到背後,橫身擋在他與司機之間。

「車錢多少我替他給。」

「450塊,沒多少啦!」

「沒多少?從OO飯店到這裡根本不用300,你居然有辦法跳到450?」

「少年欸,要是這麼愛計較就不要替人家強出頭啦!450塊而已有必要講話這麼大聲嗎?」

「從頭到尾我都只聽見你在大小聲,我告訴你,你的車牌號碼我已經記下來了,我等一下就打電話去車行檢舉你!」

「檢、檢舉我什麼?」

「你心裡清楚。」

「啊?先、先生,有話我們好好說,你稍等一下……」

「不用等!500塊給你,剩下的50塊就當作是買你的良心!」男人說著說著就從皮夾裡頭掏出500塊丟給司機,然後拉了蘇向槐調頭就走。

由於整個過程非常激動又混亂,根本沒有蘇向槐介入的餘地,他的手被男人扯到發疼,正當他抬頭想發難之際,卻像是受到什麼驚嚇似的當場釘在了原地。

「你你你——」

「這麼快就忘記我啦!我叫沈仲宇,我們昨天晚上——」

「不准說!」蘇向槐衝上前去摀住對方的嘴巴,沈仲宇先是看見他的髮頂,後來是兩隻紅得快要出水的耳朵,他瞇起眼,笑著拉下他的手道:

「有想起來就好,那就不需要再重新自我介紹了!」

蘇向槐一被他碰到馬上就從他身邊跳開,見他躲自己像是看見什麼病毒似的,沈仲宇揚了揚眉毛,兩隻手索性往口袋裡一插。「走吧!帶我去你家!」

「為什麼?」

「為什麼?拿錢去慈濟捐至少還可以拿到一張收據,怎麼幫你墊的車錢都不用還嗎?」

「那、你在這兒等,我回去拿。」

「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跑掉?」

嗯?這句話怎麼聽起來這麼耳熟……這不是剛剛才被司機嘲諷過的嗎?這個男人到底幫了他什麼忙?!不過就是把債權轉移到他身上而已嗎?!蘇向槐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可是又找不到理由拒絕,只好抱著壯士斷腕的心情踏出了第一步。「跟我回家可以,但你只能在樓下等,樓下,聽清楚了嗎?既然都已經到樓下了,我是絕對不會跑掉的!」

「我沒打算讓你跑掉啊!」沈仲宇跟在他身後答得游刃有餘,蘇向槐即使沒回頭看也可以想像得到他那一臉得意的模樣,都說喝酒誤事,這回誤得可大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