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主要是放耽美創作跟商業廣告。。
鮮網專欄請查詢【倦鳥餘花】。。


  • 76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心中有鬼 03

「鑰匙……」
 
「也不見了?」

蘇向槐礙難地點了點頭嘆了一口大氣,弄丟的豈止鑰匙,包括他的皮夾跟背包,還有背包裡頭的手機課本什麼的……慘了,學期才過了一半,全都得重新買過了,最重要的是——

撿到他金融卡跟證件的人要是詐騙集團,這下子可就吃不完兜著走了!

「怎麼了?」見他忽然刷白了臉,沈仲宇拉起他的肩膀低頭探問道。

「你有手機可以借我一下嗎?」

「為什麼?」

「我的皮夾不見了,我得先打電話去掛失。」

「喔,請便。」沈仲宇體貼地遞上手機,然後趁他去打電話的時候「不小心」打開了第一道大門,蘇向槐邊講著電話邊瞪大了兩隻眼睛,看見他站在樓梯上對自己招了招手。

「那串鑰匙是?」

「我在房間地上撿到的,不曉得是誰的……哈,沒想到可以開耶!」

「是我的!是我掉的!」蘇向槐迅速掛掉電話追上他,沒想到沈仲宇人高腿長,硬是比他快了三階左右。

「你住幾樓?」

「要你管!而且剛剛不是說好你只在樓下等嗎?!」

「開門的人又不是你,所以那個約定不成立。」

「你這人是怎麼回事啊?擅自把別人的東西據為己有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快點把鑰匙還來!」

「呼呼,好熱好熱,這棟公寓既沒電梯又不通風,這樣吧!你請我上去喝杯冰水,我馬上就物歸原主。」

「你想都別想!」

沈仲宇居高臨下,在蘇向槐眼前甩了幾圈鑰匙又牢牢握入掌中,笑得很是迷人,「說實在話,這麼老舊的建築我也不是很想上去,不過應該還有兩道門要開吧?你,有想要回家嗎?」

被刻意亮出的兩把鑰匙在白晝下異常刺眼不斷挑戰著蘇向槐的忍耐極限,但見他握緊雙拳欲出不出之際,齒縫壓抑地迸出了四個字。

「哪裡有五樓?明明就是頂樓加蓋。」沈仲宇邊爬邊忍不住唸叨,四樓再上去明明只剩下一張鐵門迎接他們。

「少廢話!開門!」蘇向槐其實很少對人發脾氣,但從一大早便累積到現在的壓力讓他失去了原本的修養,尤其當他的對手是來路不明的沈仲宇時,他覺得自己根本不需要跟對方客氣。

「喂,這是拜託人家做事情的態度嗎?現在的大學生齁——」

「你有完沒完?偷人家鑰匙的人沒資格批評我!」

「欸,都說是撿到的……」

「快點!」

「催什麼?不是正在開嗎?」

喀。

當鐵門跟裡頭的木門一被打開,蘇向槐立刻擠入門縫反手把門關上。不過詭計得逞後,發現自己還拿著對方的手機,而他的鑰匙也還在沈仲宇手上時,他又很沒骨氣地把門打開。

「嗨。」沈仲宇很熱情地賣弄自己的帥氣瀟灑,可惜蘇向槐完全不埋單。

「進來記得脫鞋。」他的背影看起來就像是戰敗的士兵拖著沉重的腳步逕自走入房間,沈仲宇隨意打量了下客廳,了無新意的擺設就是學生宿舍該有的場景。

蘇向槐從房間走出來之後,先是把手機跟一張五百塊的鈔票放在桌上,然後又到廚房去倒了杯加了冰塊的冰水給沈仲宇,他始終沒跟著坐下。

「你一個人住嗎?」

「室友剛好不在。」不然肯定找他海扁你一頓!

沈仲宇沒把他冷漠的口氣放在心上,喝了口水後便張開雙臂放鬆在沙發上,儼然把這裡當成自家一樣。

「喂,鑰匙可以還我了吧?」

見他橫眉怒目,沈仲宇把鑰匙丟給他的同時又突然語重心長道:「皮夾丟了的事,都處理好了嗎?」

「不關你的事。」

「唉,我們好歹也睡過一個晚上,怎能不關我的事?」

「不准你再提這件事!」

「原來你是這種人嗎?」

「什麼?」

「搞一夜情的那種。」沈仲宇瞥了他一眼,神情好不哀怨,「慘了,也不曉得你有沒有病……我看我等一下還是去性病防治所檢查一下好了……」

「你、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會在路邊隨便跟人家搭訕嗎?我到現在又沒有跟人家怎麼樣過!應該去檢查的人是我吧!」

「不會吧?」

聽出他的驚嘆帶著幾分取笑的意味,蘇向槐也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覺得臉頰發燙,他乾了桌上的水杯然後說道:「你要喝的冰水也喝完了,該走了吧?昨晚的事就當沒發生過,以後走在路上遇見了我也會假裝不認識你的!」

「那怎麼行?」

「為什麼不行?我又不是同性戀!」

「我是啊!」

「蛤?」

「我說我是同性戀。」沈仲宇的笑容應該燦爛得連向日葵都甘拜下風了。

「呃……」

「不過我也不是見了男人就上的同性戀啦!認真說起來昨晚也是我被你上,所以還算是我吃虧了。」

「……」

「我說大學生——」

「你又想幹嘛?」

「你應該沒有恐同症吧?」

「是沒有,但那也不表示我要跟你一樣變成同性戀。」

「啊~熱死了!先開個電風扇吧?」

聽到這個回答沈仲宇不知為何忽然心情大好,見他做作地鬆開衣領開始顧左右而言他,蘇向槐為了盡快結束話題只好照做。

待徐徐涼風稍微驅退暑氣,沈仲宇忽然話鋒一轉道:「錢的事,說不定我可以幫忙喔!」

「什麼?」

「你的皮夾不是掉了嗎?」

「是又怎樣?」

「你的生活費應該都在裡頭吧?你有在打工嗎?」

「我會自己想辦法啦!用不著你操心!」

「還是你有臉去跟你的父母說,你的皮夾其實是在跟男人喝酒睡覺的時候搞丟的,這樣說不定還可以弄到一個月的生活費喔!」

「沈仲宇你不要欺人太甚!」

毫於預警的怒吼即使及時摀住了耳朵還是抵擋不住威力,沈仲宇見他氣到眼底逼出水光,於心不忍之際卻也深深察覺到自己的性格還真不是普通的惡劣。

「開玩笑的啦!正常人都不會這樣說,更何況是你『這麼單純的大學生』,講出去恐怕也不會有人相信。」

見他抿著嘴別過頭去,沈仲宇離開沙發走了過去,「好啦好啦!就當是花錢買趟經驗,發洩生理需求而已嘛!每個男人都會做的事也沒什麼好放在心上的。」

「我怎覺得一點都沒有被安慰到……」

見他頭頂上好像出現了類似陰霾的東西,沈仲宇乾笑了兩聲,「要不然再換個說法,正所謂不打不相識,雖然我們是另一種形式的『打』啦!不過還是可以交個朋友吧?你掉的東西我會再去幫你找找看,有找到的話再聯絡你囉!我晚點還有事就先走了,今天很感謝你的招待!」

沈仲宇拍了他肩膀幾下後便開門走人,蘇向槐連聲再見都沒說抱著頭又坐了回去。直到室友回家問起桌上的錢跟手機,他才想到要追出門去,不過那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