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主要是放耽美創作跟商業廣告。。
鮮網專欄請查詢【倦鳥餘花】。。


  • 76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心中有鬼 06

見他考慮了老半天,沈仲宇乾脆抽掉他的Menu自己找來Waiter討論。但因為不曉得蘇向槐喜歡吃什麼,他讓Waiter推薦了幾道招牌菜然後兩個人分著吃,一番掃蕩之後,沈仲宇忽然跟他提了件事。
 
「到你公司工讀?」

沈仲宇點點頭,喝完了剩下的黑咖啡。

「這…恐怕不太方便吧?」

「哪裡不方便?你是怕我對你怎麼樣嗎?」

最不願意去回想的「往事」卻老是被「不經意」提起,蘇向槐故做鎮定道:「不是啦!我的課幾乎都在白天,而且沒課的時候也幾乎都在系辦打工,所以應該是挪不出時間了。」

「你們學校的打工一個小時多少?」

「100……」

「把它辭掉。」

「憑什麼?」

「到我公司來上班一樣是整理資料,不過我們開給夜班工讀生的時薪是一個小時300塊,按日付現,你要不要來?」

「我看還是不用了。」雖然聽起來很讓人心動,但沈仲宇的態度實在是積極得過分,總覺得自己如果答應了,很有羊入虎口的可能性。

「你是因為我是Gay而拒絕我嗎?」

突然黯淡下來的帥臉讓蘇向槐的良心受到了莫名的譴責,他雙手交握著水杯,小心翼翼斟酌著措辭,「我說過我對性取向特殊的人沒有歧見,只是助教那邊已經先答應了,如果有時間的話,我是很願意去。」

「我還以為是我的關係。」

「不是……」

「所以你不會排斥跟同性戀做朋友囉?」

「要是排斥就不會在這裡跟你吃飯了……」他說的,都是真的。

雖然沈仲宇喜歡強人所難,但就一個男人欣賞另一個男人的角度來看,他流露於外的自信風采是深具魅力的,這樣一個走在路上就會吸睛的型男,很容易是他這個年紀所憧憬的對象。

「那就好。」沈仲宇托腮望著窗外,嘴角似笑非笑,蘇向槐忍不住打量起他,總覺得他像是又恢復了好心情。

他安安靜靜地吸完杯底的葡萄柚汁,正準備結束這場飯局之時,沈仲宇又轉回頭道:「我想了又想,我是真的需要你幫忙,還是把系辦的打工辭了吧?」

「這、請再讓我考慮一下……」

曖昧的回覆在沈仲宇聽來等同於藉口,他鬆了鬆領帶,兩隻手臂隨性掛在椅背上,但直視著蘇向槐的眼神,卻是前所未有的犀利。「看來今天要是不跟你說清楚,你是不會安心了。」

「說什麼?」蘇向槐的喉頭滑動了下,忐忑不安地等著他開口。

「……其實我自己有間公司。」

「蛤?」還以為要說什麼駭人聽聞的,蘇向槐暗自鬆了口氣。

「是間只有六個人的小公司啦!四個業務一個財會一個助理兼總機。」

「還真是五臟俱全……」

「呃、多謝誇獎。」沈仲宇嘴角抽搐了下,雖然沒有把握還是學生的蘇向槐能否理解他說的,他都盡力去說明了。「前兩年經營得很辛苦,收支幾乎是勉強打平,直到最近,我們終於接到了個大標案,金額大概有伍仟萬左右。」

「嗯…那不是很好嗎?」

「好是好,但所有的籌備工作必須在三個月內完成,廠商是有我跟另一個同事在負責聯繫,不過要遞交給客戶的文件到目前還完成不到四分之一,這個工作白天還有助理可以幫忙做,可是她下班之後就什麼都得自己來了……我看你的課本都是原文書,你的英文程度應該還不錯吧?大幾了?」

「大二。」

「那也20了。」

「快了。」

「嗯?」

「過完這個夏天才20。」

沈仲宇輕哦了聲未置可否,蘇向槐看了看他的臉,突然好奇起他的年紀。

「什麼?你才26?」

「幹嘛這副口氣?我看起來很臭老嗎?」見他大驚小怪,沈仲宇挑了挑眉。

「也不是啦!我只是以為當老闆的人年紀都會再大一點……」

「沒聽過青年創業嗎?我開公司的錢有一部分也是跟銀行貸款來的,幸運的是在決定踏出第一步的時候遇到了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

「志同道合的朋友?」

「嗯……」沈仲宇沒發現當他在講述自己當年的夢想時,蘇向槐聽得異常認真,他本身的環境讓他無暇去關注自己的理想,所以他素來最欽佩的,就是這種對人生擁有鮮明目標而義無反顧的人。
 
「所以,你可以安心了嗎?」不知不覺話了一巡後,沈仲宇看人的眼神讓蘇向槐倍感到壓力。

「那個……」

「晚上六點到十點,含晚餐,夠迷人了吧?」

蘇向槐搖搖頭,滿懷著歉意,「如果沒事我一定去,可是系辦的打工……呃、我去問問同學好了!我們系上有不少英文能力都很強的,說不定會比我還勝任這份工作……」

「啊?那我剛講這麼多不就白搭了?」

「怎麼會?」蘇向槐撓撓頭,笑得很是靦腆,「我們不是朋友嗎?朋友之間多瞭解一點也沒什麼不好啊!」

雖然不是那麼親暱的表達,但卻也不再是生疏的客套,沈仲宇隔桌望著他,眼色不覺深了。

回去的路上,也許是餐桌上說夠了,兩個人都沒有交談,沈仲宇直接把蘇向槐送到了家門口。

「你記性真好,不是只跟過一次車嗎?」

「都說我過目不忘了。」沈仲宇一邊大言不慚一邊拉起手煞車,結果沒有等到吐槽反而等到他解開安全帶準備下車的背影。

當副駕駛座真的空了的時候,他突然感到些許惆悵。

「今天晚上不好意思又讓你破費了,打工的事有好消息我再跟你聯絡。」

「怎麼聯絡?我就不信你有記下我的手機號碼——」降下一半的車窗遮住了沈仲宇一部分的自嘲,蘇向槐抱著背包表情顯然有點尷尬。

沈仲宇嘆了口氣,按下按鍵將車窗降到底。「你過來一下。」

才一走近,沈仲宇便丟了隻手機過來,不是之前那隻,不過看起來很新。

「多出來的,先借你用,裡頭只有我的電話,一按就有了。」

「喔。」是新辦的吧?因為手機忘在他家——今天大概也是用這支號碼狂扣他的吧?沈仲宇聰明風趣,做任何事都有他的道理,但他們才認識兩天,要說投緣他對自己的好也未免太過一廂情願了?雖然約好不再提那件事,那始終都是他心頭上的一塊疙瘩。

「大學生——」見他走遠,沈仲宇下意識叫住了他,蘇下槐停下腳步,臉上的表情就跟路邊的街燈一樣朦朧。

「公司那邊,還是希望你能來。就純粹只是打工而已,沒別的。」沈仲宇再三強調道。

蘇向槐嗯了聲,不冷不熱的,沈仲宇給了個苦笑,升上車窗後便疾馳而去。

當車影消逝在街道盡頭,蘇向槐揹上背包試圖恢復以往的放學心情。

雖然這個月因為某種緣故必須過起更加拮据的生活,但意外所帶來的也不全然都是厄運,敞開心胸之後,放下竟也開始變得容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