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主要是放耽美創作跟商業廣告。。
鮮網專欄請查詢【倦鳥餘花】。。


  • 76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心中有鬼 09

蘇向槐抬頭看了他一眼,回過神的表情仍帶了點茫然,沈仲宇淺淺一笑,刷卡推開大門後便鬆開他,自顧自地說起來。
 
「……剛剛在樓下遇到的那個男的他叫林文詡,他是公司的股東之一,也是我的得力夥伴。另外那個女的是他的女友楊紅清,用不著我介紹你應該比我還熟,她是你的直屬學姐不是嗎?」

「嗯。」蘇向槐走沒幾步便停在辦公桌前,見他意興闌珊,沈仲宇試圖炒熱氣氛道:

「話說回來,這個世界真的是很小,沒想到這樣也能打在一塊,改天應該抓文詡來問問,當初是怎麼追到你學姐的——紅清她在學校應該很受歡迎吧?」

蟬聯四屆的系花豈能不受歡迎?

不過他對「她」的開始,並不是因為美貌……

蘇向槐坐在桌緣始終低著頭,始終沒有任何回應,就連沈仲宇走到他面前,他也渾然無所覺。
 
沈仲宇居高臨下,看了他好久好久才輕輕吐出了句話。

「你是不是喜歡她?」

淡然可是一針見血,緘默之間,有滴水從那張低垂的臉龐滑落下來,沈仲宇嘆了口氣,伸手摟住他的頭靠在胸前。

蘇向槐沒有拒絕,只是肩膀顫動不已,沈仲宇撫著他的後髮,口氣是前所未有的落寞。「那束紅玫瑰,就是要送她的嗎?」

紅玫瑰?

喔…那束紅玫瑰嗎?

那束花了他將近半個月打工費的紅玫瑰原本是打算在「她」生日當天拿來告白用的,只可惜這份戀情可憐到連萌芽的機會都沒有,便在撞見「她」與另一個男人擁吻的同時宣告結束。

「第一次遇見你的時候是在花店,你應該沒看見我吧?不…應該說你當時根本看不見任何人……」
 
「沈仲宇——」

蘇向槐掙了幾下,但沈仲宇並沒有讓他得逞,他的下顎摩著他的髮頂,好不語重心長,「第二次遇見你的時候,你還是拿著那束玫瑰花……你肯定不知道,坐在夕陽底下的你,看上去比紅玫瑰還要楚楚可憐……」

「放、放開我——」

不掙扎還好,一掙扎,沈仲宇反而張開雙臂將他收進懷抱。不管此刻他給的對方想不想要,他都想這麼做。

沈仲宇的手,溫柔得像是要將他融化,蘇向槐咬緊牙根不想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哽咽,可偏偏喉嚨又縮到不行。

他沒哭,但還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撫摸著背脊的手心像是燃著火,把他封凍在內心深處的傷口一個個溶解出來之後又一一緊密握合。原以為他對沈仲宇不是那麼瞭解,可在那剎那,他又突然懂得了他的用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