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主要是放耽美創作跟商業廣告。。
鮮網專欄請查詢【倦鳥餘花】。。


  • 76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心中有鬼 10

沈仲宇捨不得叫醒他索性埋首於筆電之前,等他抬頭看見牆上的時鐘,已經十點了,意料外的插曲,終於讓他體會到些微飢餓的感覺。
 
他端著水杯坐在沙發的扶手上,眼中的少年闔著眼發出輕微的鼻息。

少年的睫毛很長很密,異常清秀的年輕臉龐卻流露出些許憔悴的痕跡,望著那蓋不住的黑眼圈,他知道他必須負一部分的責任,可是為了讓平行線上的兩人產生交集,總有些事迫不得已。

對於他,他很清楚自己目前唯一辦得到的就是透過經濟上的援助讓少年學會需要自己,畢竟那些清純的戀愛距離他很遙遠了,那一晚,他還記得少年的唇是如何柔軟而青澀,但也不過就淺嘗過一次,當他想要往下進行的時候,對方早已不勝酒力。

那天晚上,他其實只是剝光他的衣服兩人合蓋一條棉被睡覺而已。當初蓄意製造的衝突純粹也只是因為捉弄他很有趣,但越是滲透對方的生活,越是有種想要將之占為己有的念頭,而這個發現,也正讓他陷入前所未有的矛盾。

當分針走到6的位置上,沈仲宇手裡的水杯已被握到微溫,他神色一凜,忽然擱下水杯走到看不見少年的角落。

然後又不知過了多久,沙發上的少年終於睜開了眼睛,緩慢聚焦的視野裡,是玻璃窗上燦爛的夜景以及男人依稀可辨的倒影。

「啊、抱歉…我睡著了嗎?」他揉了揉眼,想起自己身在何地後忍不住發出了驚呼。

「沒關係,剛好讓我有時間處理急件。」

「現在幾點了?」

「才11點,還早。」沈仲宇不以為意隨手整理起桌面,但蘇向槐早已從沙發上跳起來。

「早?哪裡早?已經11點了!你怎麼不叫醒我!」

「反正明天是假日有什麼關係?」

他是沒關係……但是沈仲宇工作了一天應該很累了吧?更何況……如果沒遇見紅清學姐跟她男友的話,他們本來是預定拿完文件之後就要去吃飯的……但現在……呃、從剛進公司的八點到現在已經過了三個小時……這表示沈仲宇一直都因為他的緣故餓著肚子不是嗎?

「沈仲宇——」

「嗯?」沈仲宇收好要帶走的文件之後逕自環視起四周,壓根兒沒在意滿心愧疚的蘇向槐。

「你…餓不餓?」

「哪一種餓?」

「餓就是餓還有分種類嗎?」那意味深長的笑有誰可以跟他解釋一下?他不記得民生問題有這麼難回答。

「嗯…經你這麼一說是真的有點餓了,走吧!」確認過沒東西落下後,沈仲宇一手抓起外套跟公事包,一手摟住蘇向槐的肩膀將他帶出辦公室。

「走?走去哪兒?」

「我突然想喝永和豆漿,可是又覺得清粥小菜好像不錯,可以麻煩你幫我做決定嗎?」

「啊?」

沈仲宇的腳步沒停下過,蘇向槐根本就是讓他拖著走,他張著那雙還有些紅腫的眼睛仰望著他,長時間的目不轉睛到讓當事者忍不住回視道:

「我發現你很愛偷看我欸。」

「我哪有?」蘇向槐匆忙移開視線,顯然是做賊心虛。

「沒有?再被我抓到一次的話,不只晚餐,連宵夜都要讓你請。」沈仲宇輕哼了聲刷卡啟動大門保全,蘇向槐站在電梯口等候,順手按了下鍵。

「你決定好了沒有?」

「什麼?」

「我的宵夜啊!」沈仲宇與他並肩而立,這才發現兩人差了半顆頭左右,美少年雖然看起來不夠強壯,但也不算太矮,至少有170cm以上吧?

「對不起啦!」

「對不起什麼?」

「就害你餓肚子覺得很不好意思……」

聽他越講越小聲,他忍不住笑,動手揉了揉他的頭髮,「那就陪我吃飽再回去吧!」

「哎唷別這樣弄我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無視他的抗議,沈仲宇像是揉上癮似的又揉了他短髮幾下,儘管相處的氣氛再輕鬆自在,他都小心翼翼克制著自己的感情。

他心裡很明白,蘇向槐不是他以前那些情人,不是他可以一夜風流的對象,也不可能陪他遊戲人間。

最要緊的是,他,並不喜歡男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